南通第二机床有限公司

中国平面磨床四大生产基地,专业生产立轴磨床、卧轴磨床、龙门数控磨床

4006292779
新闻动态

时事论谈: 美中建交40年,一年回到建交前?

发布时间:2019-1-4
  美中建交40年经历了各种曲折波澜,但从未见过去年的惊涛骇浪。年初美国《国防战略报告》首次把中国定为战略对手,美中贸易战导致双边关系失去了稳定的压舱石,彭斯对华政策讲话让人们嗅出美中冷战的味道,岁末美国提出司法引渡华为高管孟晚舟又把美中对抗推向一个高峰。
  为什么美中关系在2018年出现了如此剧烈的变化?美中对抗的根源是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之间的冲突,还是两种意识形态及政治制度的矛盾?新的一年决定美中关系未来走向的关键因素都有哪些?
  嘉宾:上海美国问题专家沈丁立教授;美国绮色佳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
  时事大家谈:美中建交40年,一年回到建交前?
  沈丁立:贸易差额长期在,美国去年施压大
  中美问题专家沈丁立说,我不认为美中关系去年发生了突变。两国经贸关系问题上,如果用经贸量来衡量的话,美中两国去年的贸易量超过前年;无论中国对美国的进口,还是美国对中国的进口,都超过前一年。但是,两国之间也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中美贸易的差额表面看也较大,美国长期以来都希望中国调整这个差异,而去年施加的压力更大。但这并不能说之前美国没有要求改善中国贸易结构方面的问题,或者之前的美国总统没有这样的要求,只不过去年美国的要求更加强烈。去年中国恰恰进行了深化改革,试图挖掘潜力提高从美国的进口量。实际上,这方面中方去年做出了更大的努力。所以,我不认为美中关系去年发生了突变。
  沈丁立:美中之战仅为修辞,利益捆绑互相获益南通第二机床有限公司是中国最早四大平面磨床生产基地之一,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磨床分会理事单位,直接参与磨床技术标准的制定与执行。严格按照ISO9001:2000体系运行,出口产品质量许可证编号XJ2008467。 与德国G-H合作生产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系列数控精密平面磨床立轴圆台平面磨床,秉承德国制造技术,保持卓越产品质量,Natel品牌产品远销欧、美、东南亚地区,拥有立柱移动,十字拖板移动,磨头移动等中高档普通、数显、数控系列化产品,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汽车、船舶、电子、机械、五金模具等基础加工工业和精密加工工业。
  沈丁立说,我认为,所谓贸易战不是真正的战争,而是严重的贸易摩擦。要说战争应该是双方兵戎相见,而中美之间并没有陷入两军对垒的局面。贸易上,两国一直在谈判,也一直身处利益捆绑之中。我认为,经过中国的改革开放,美国取得了巨大的利益,中国也由于得到美国各方面的支持,包括技术转让和人力资金的投入等,大大提升了自身的能力,以至于在结构上不断接近美国,经济体量也达到美国的三分之二。这可能给美国造成了压力,使得美国居安思危。
  沈丁立:美中基调没有变,中国致力促稳定
  沈丁立说,至于彭斯的讲话是否改变了美中关系的基调,我认为,彭斯讲话的确有些刺耳,但是,决定美国对华政策的不是彭斯而是他的领导特朗普总统,还有美国人民选举的美国国会。所以,不认为他的讲话能改变两国关系的定位;如果是特朗普总统亲自发表这番讲话,才是真正改变两国关系的定位。我认为,美中关系的定位很清楚,就是维护亚太地区和全球的繁荣与稳定。中国的任何行为都不应该抛开亚太地区的繁荣和稳定这条标准。中国的确提出了一带一路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思路,不过,这么做是为了促进国际共同富裕。比方说亚投行的目的就是要弥补过去亚洲开发银行无法完全满足亚洲地区发展需求的状况,让那些更加穷困的国家有更多机会造路建港,这正是从维护亚太地区繁荣与稳定的角度出发的。
  王维正:战略共存现拐点,美国被迫弃绥靖
  美国绮色佳大学政治学教授王维正说,对于美中关系是否质变的问题,我认为,如果是纯粹的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话,一定会说两国关系已经发生了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化。去年跟40年前的1978年相比显著不可同日而语。当时,中美实力差距很大,也具有共同抵抗前苏联的战略基础,美国对中国的人权状况不是太在意,对中国的崛起也持欢迎态度。现在,不得不说,两国之间的战略共同利益已经荡然无存,价值观和人权状况又有天壤之别,而中国的实力在很多地方已经挑战到美国的利益。我们看到,2018年美中关系风云突变,是量的累积;如果以10月彭斯副总统的讲话来衡量,应该可以说那无疑是质的转折点。
  王维正:国家和平三要素,美中基础都改变
  王维正说,美中两国贸易关系紧密是40年来长期合作的重要成果。一般学者认为,贸易让两国人民都富裕;过去40年对中美关系的维持贡献很大。200多年前,德国哲学家康德的文章“永久和平”,后来在国际关系学界影响到很多学者。他在文章中提出,国与国之间的永久和平需要建立在三个因素之上,一是民主体制,二是国际参与上的合作关系;三是充沛的贸易量。用这些标准来分析的话,中美关系40年来,贸易量的确充沛,所以被称为两国关系的“压舱石”;但是,美国是民主国家,而中国过去作为弱小的非民主国家,美国没有过于重视这点;现在中国强大起来,而且自豪于自己的意识形态,更要通过锐实力来以此影响西方国家;在国际组织中,美国过去希望中国作为一个利益攸关者,但是,中国现在似乎在外交政策上有所调整,不再满足于作为规则的接受者,而要做规则的制定者,甚至要创造出自己的体系,所谓要“为人类文明做贡献”。所以,两国关系如果仅仅依靠经济压舱石是无法实现国与国之间永久和平的目标的。一战之前英国与德国彼此也互为最大贸易伙伴,但是并没有免去相互之间的战争。因此,中美就彼此关系而论,的确有必要在形而上层面上进行严肃讨论。
  王维正:彭斯讲话放信号,时过境迁漠视不再
  王维正说,至于美中两国的关系到底是修昔底得陷阱还是冷战,我认为两种可能都存在。关于陷阱问题,哈佛大学有教授访问中国后表示,他研究了十六个修昔底得陷阱之后,发现没有造成战争的只有四个,这给世人敲响了警钟。美中之间关系的很多因素都被秘密操纵在人的手里,我们要看双方领导人是否具有足够的智慧来经营和改善这层关系。我认为,用“冷战”二字来形容现在和未来的中美关系其实不太恰当。我们如果联想美苏多年的对抗,会发现不同的是,那次冷战美苏几乎没有经贸往来;而美中经贸和人员互访几十年来获得长足进步,外交上要孤立中共也难于成功。中美关系应该使用另一套词汇才能说明问题。谈到彭斯的演说,个人感想与沈教授不尽相同。彭斯讲话不会没有经过授权,而且时间点是10月份。此前不久,特朗普总统在联合国演说时提到类似内容,彭斯不过是重复而已。因此,彭斯的讲话就是代表美国对华观念的修整和更改。无论这是否划分从量变到质变的界限,都代表对美中40年交往的盘点。如果美国过去为了交往而不计代价、甚至忽略一些重要因素的话,那么,这篇篇演说清楚地告诉我们,那样的局面绝对已经时过境迁。讲话的重点是,美中仍然需要交往,但是,美国无法继续漠视和容忍过去交往过程中,中国对民主体系的腐蚀和侵害。很多人认为,这是否代表特朗普政府要形成强硬的对华政策,但是,演说之后还没有明显的迹象。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观察未来几个月美国是否出台系列措施来营造全新的对华政策。